第31章 受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年纪小,却也听说过,一门生意做不做得成,全看彼此的诚意。”慕凝悠然地叹了一口气。

    慕凝目光炯炯地道:“我的诚意就是一斤木耳只要一两银子,而周员外的诚意就是定金。若是周员外不信任我,我大可直接去找那两位掌柜的商谈,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出这个定金的。”

    周员外突然大笑出声,笑声中透露着欣赏之意:“你这是让人心甘情愿却又不得不吃这个哑巴亏啊。”

    慕凝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她现在确实是没什么资格谈条件。哪怕是在那两个掌柜面前,都不一定能讨好。但是她做出一副笃定的模样,反而让周员外拿不定主意了。

    好在一切顺利。

    和周员外签订文书之后,一式两份。

    慕凝郑重地将自己那份文书小心地收了起来,又去向周依兰道谢。等到走出周府的时候,慕凝身上已然多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慕凝去天元钱庄,换了几张一百两的银票,和一些碎银。毕竟财不外露,她一个小姑娘若是买东西拿着张五百两的银票,未免太扎人眼了。

    好不容易来镇上一趟,慕凝又顺便买了些油盐,又在肉铺讨价还价割了一块肉。这才心满意足地找了辆牛车回家。

    到村口的时候,想到能够提高木耳产量的树木,慕凝不禁心痒痒的,也顾不得回家了。

    木耳一年可以三收,春收、夏收,秋收。清明时节可以采摘一茬,叫春耳,颜色黑亮,朵大肉厚,是上等的木耳。

    小暑时收的叫伏耳,因为天气温度高,产量也是最高的。但是夏季虫子多,这时节的木耳质量并不算好。再就是立秋收的一茬,叫秋耳。秋耳相较春耳来说要小很多,但是质量却又比夏耳好上一些。

    慕凝一路边跑着跑了雾霭山山下,然后按着之前夜墨尘清理出来的一条路径直上山。

    这次她可比之前小心多了,一面留意着脚下,一面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这种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确实很危险。平常村里猎户也只在周围碰碰运气,根本不像慕凝这么胆大。

    可惜走了半天,都是些松树和云杉。根本就没有她要找的树木。不过她原本就是上山来碰碰运气的,如果能找到她要的树木,那自然是最好。

    如果找不到……反正她现在手里头也有了银子,花点钱从外地买回来也不是不行。

    慕凝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便准备下山。却突然隐隐约约听见了一声狼叫。

    “嗷呜——”

    慕凝不敢回头,内心暗道倒霉,手里却是紧紧地抓住了腰间的短刀。若不是这里的民族风俗使然,只怕她现在连一件自卫的武器都没有。

    难怪这里的人这么忌惮这座山。

    慕凝额头上冒出了细微的汗,脸色有些发白。一步一步轻轻地往山下走。

    尽管如此,她仍能感觉到身后垂涎的视线,那头狼依旧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

    慕凝暗自祈祷: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然后身后的狼不止没有听见她的祷告,反而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慕凝一直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身后的动静,在野狼跃起朝她扑过来的时候,慕凝在瞬间朝旁边滚了一圈。野狼扑了个空,因为惯性,直直地撞上了前方的一棵树。

    就趁现在!

    慕凝回过身子,干脆利落地往野狼脖子上捅了几刀。鲜热的血液喷溅在她的身上和手上,慕凝面色煞白,脑子却出奇的冷静。

    按理说应该扎脑袋会比较保险,但是凭她的力气,和这把并不算锋利的短刀要想刺穿野狼坚硬的脑袋实属不易。野狼撞上树干,最多几秒便能恢复过来,倘若她刚刚犹豫半分,此刻恐怕早就成了狼肚子里的食物了。

    慕凝扶着树干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感觉腿都软了,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慕凝的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惨白。

    因为,她听到了不止一只狼的叫声。

    一只狼,她尚且还可以靠着运气和小聪明搏一搏,但若是面对数头狼,她就算是有三头六臂都逃不了。

    慕凝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但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她依然不想坐以待毙。

    慕凝扬起笑容,眉角眼梢却隐含冷冽,只能再赌一把了!

    只见她抱着树木,慢慢地蹭上去,然后爬上离地三米左右的枝干,一动不动地盯着下方。

    爬树是不得已的办法,一般的野狼并不会爬树,但是会蹲守。爬上树后,生死就全看运气了。运气好的话,野狼蹲个一两天就走了。运气不好的话,蹲一星期等着的也不是没有。

    但是慕凝显然是属于运气极差的那一种。

    棕狼会爬树,而且爪子极为锋利,上树简直如同如履平地。

    慕凝的瞳孔缩了缩,面上发出苦笑,看来她运气不是很好,遇到的是棕狼。

    几头棕狼轻巧地爬上树,然后一步一步朝着慕凝走来……

    慕凝闭上了眼睛,仿佛能感受到朝自己张开的血盆大口。

    但是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到来,头顶上却响起了一抹熟悉的戏谑:“也就只有你,敢在这个时候还呆在这雾霭山上。”

    慕凝抬头,只见落日的余晖下,他的眉目依旧精致如画,像一块白玉般美好无暇,一身月白色的暗纹锦服,手里拿着一把软剑,剑上流淌着些许嫣红,腰间的一枚玉佩映着他的脸庞熠熠生辉。

    视线转到地上,赫然躺着三只狼尸,脖颈间流着汩汩鲜血。

    “你……”慕凝的喉咙有些干涩,眼神里也带着水汽。

    他又救了她一次。

    夜墨尘笑了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抹手帕,擦了擦剑上的血迹,然后丢掉帕子,将剑又插回腰间的剑鞘里。

    慕凝似乎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夜墨尘挑了挑眉,刚刚可没看出她这么胆小。

    夜墨尘揽住她的腰间,抱着她飞身下树,然后低头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道:“可还走得动路?”

    慕凝面红耳赤,龇牙咧嘴地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嗯?那我放你下来,你跑两步给我看看?”夜墨尘似笑非笑地说道。明明就是吓得腿软了,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倔强。

    要不是天色暗了,夜墨尘绝对会发现此刻她的脸简直像是熟透了的番茄。不止如此,慕凝还能感受得到自己胸膛里面那颗不断跳动的心脏……

    慕凝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双手不自觉地伸向他的肩膀……

    “你受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