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身影游走在冲来的官兵之中,血色飞溅。

    待得月梦蓁赶到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无休止的杀戮的景象。她瞳孔猛缩,不由得有了几分恐慌。

    却原来,慕容宸泽下令之后,所有的暗卫就分头来寻凤鸾歌。而凤鸾歌胡乱冲撞,没让慕容宸泽寻到,反而让月梦蓁给遇见了。

    可这时见到这般场景,月梦蓁却根本不敢上前。她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凤鸾歌不正常。

    这般杀戮,根本就不像平日的歌儿,可她到底何时功夫变得如此厉害的?

    咬了咬牙,从腰间掏出一支竹筒,‘咻’的一声轻响,淡黄色的烟火直冲上天际。

    另一边驿馆之中,魏菀伊在凤鸾歌离去之后,仍是坐在房中未曾动过,仿佛那一切都与她无关。

    “你们说了什么?”魏云奕站在房门之前,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这个妹妹给他的感觉太过奇怪,熟悉却又始终想不起何时见过?而她这种无论何事都不动声色的模样,也是让人好奇得紧。

    “七哥开的药效果很好,看来七哥很是精通医道。”魏菀伊抬眸看他,却是答非所问。

    魏云奕微眯了眯眼,却也没有再问,只道:“我会把方子交给太医,你先吃半月。半月之后,我会再换方子。”

    “多谢七哥。”魏菀伊淡淡勾唇。

    魏云奕眉头微皱,若就这般看,倒是和刚才那女子挺像的。

    想到那冲出去的女人,他眉头又深了些,看着魏菀伊“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魏菀伊眸色深了深。世人皆道魏国七皇子风流不羁,懒散无为。可她所见,却非如此。

    “怎样,如今可信了,我可有骗你?”她思咐间,却有女子轻灵动听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魏菀伊神色一沉,却未回头,抿了抿唇,随后讽刺的一笑,“你就算未曾骗我,却也不过是为了利用我,有何可说?”

    “呵……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不过是互相帮助而已。你拿回属于你的,我拿回我属于我的,何来利用二字?”那声音轻笑,随意之极。

    “互相帮助?”

    魏菀伊轻声呢喃,随后冷冷一笑,“我如今不过一具残身,就算她没了,我怕是也拿不回属于我的东西了。你以为,我真是那么傻么?”

    “那你就愿意看她享着原属于你的东西,属于你的男人,逍遥自在么?”那声音语气未变,依然是轻松随意,却字字都刺在魏菀伊心头。

    眼前俨然晃现出白子煜对凤鸾歌着急心疼的模样,那模样,让她本就疼痛的肺腑之中痛意加剧,就连浅浅呼吸都隐隐作痛。可她更想知道的是,他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的凤鸾歌已非原来。

    猛的闭眼,手中用力,茶盏应声破裂。碎片扎进了手心,血色浸染。

    “我受过什么样的苦,自会让她百倍千倍的还回来。逍遥自在么?她今生怕是享不了了!”

    “当然应该让她还回来,放心,我会帮你的。呵呵……”

    笑声渐轻,魏菀伊知她已离去。

    再睁眼,杏眸之中恨意绵绵:凤鸾歌,凤鸾歌,呵……

    ………

    而此时的城门前,一地伏尸,断手断脚,被划破了肚腹的人肠肚流了一地,血液还在从那些尸体上不停的涌出来,染了一地的鲜红。

    凤鸾歌站在那些尸体之中,低着头看那一地的鲜血,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右手中的长鞭还缠绕在一个士兵的脖子上没有收回,在月色下散着微微的寒光。

    一百多号的官兵,只剩了不到一半。他们拿刀的手在不停颤抖,慢慢的向后退,直到贴近城门,再无退处。

    官兵们早已被这血腥残忍的场面震撼住了,一时无人敢再动,气氛诡异而又僵持。

    躲在远处的月梦蓁看着这场面,那叫一个急啊,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凤鸾歌给拉过来。可她不敢啊。歌儿这时候看来太过恐怖,万一六亲不认了,她这身手冲上去就是送死的。那慕容宸泽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还不过来?

    心中急得厉害,她不由又接连发出几道信号,淡黄色的火光接二连三在天际炸现!

    这时候,韩梁赶到了。哪怕是上过战场杀过敌,可乍看到眼前的场景,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到底是何人,怎生如此残忍,竟在此滥杀无辜!”看着那女子,韩梁神色猛的一沉,这不就是七殿下之前想带走的女人吗,她到底是什么人,竟这般厉害?

    “残忍,无辜?”低垂的头缓缓抬了起来,樱红的唇瓣轻启,重复着这几个字。

    “你……”女子抬头的一瞬间,韩梁身子一震。那女子的眼睛,空洞无神,整个瞳仁都是红的,面色苍白如纸。乍看之下,竟如妖鬼一般。

    “我?”头一偏,凤鸾歌唇角弯起,“我什么,残忍吗?”

    猩红的眼盯着他,如同钉在他身上一般,“那这样呢,算残忍吗?”

    右手猛一用力,随后扬起。手中的长鞭深深陷入那士兵的颈脖之中,齐整整将那脖子割断。接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朝着韩梁的方向直直飞去。

    “啊……”有胆小的士兵被吓得惊叫,四散开来。

    韩梁瞳孔一缩,急急得抬脚,想将那飞来的人头踢开。却不料那人头飞来的力道极大,踢开的同时他却同时一震,腿部就是一麻,眼看要倒在地上。

    “大人!”他身后退开的士兵忙上前将他扶住,看着还在地上咕噜噜转的人头,一脸的恐惧不安。

    “废物,滚开!”韩梁气极,一挥手将士兵推开,没用的东西,有危险的时候只知道躲。

    “来人啊,给本将军把这个妖女拿下,死活不论,立功者重重有赏!”韩梁此时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她一个人就杀了这么多骁骑军,若让主上知道,他这副尉的位置岂还保得住?

    可那些官兵却似乎是被凤鸾歌之前的残忍吓到了,一个个颤抖着不敢上前。

    “呵呵……”凤鸾歌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在这血色暗夜里显得格外诡异。

    韩梁被这笑声刺得耳膜生疼,就如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憋得他满脸通红,一把将腰间长剑抽了出来,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剑刺入了身边那士兵的胸口。

    随后再一把将剑抽了出来,将那圆瞪着眼,死不瞑目的士兵一脚踢开。狂吼道,“还不给本将军上,怕死的,本将军现在就要了他的脑袋。”

    那些官兵一看韩梁是真的怒了,也有些心惊胆战,再看了看那诡异少女。众人心一横,反正横竖都是死,但是如果运气好,能杀了那少女,说不定还有赏。更何况他们可都是军人,自然是不能违抗军令的。

    一番思索过后,纷纷咬着牙举着刀朝那少女冲了过去。却在冲到一半时又都停了下来,恐惧得看着眼前的场景。

    原来凤鸾歌早已止了笑,微仰起头,双脚竟慢慢离地,浮在了半空之中,周身有微微的红光萦绕。伸出的双手如舞蹈一般在空中挥动。

    “啊,那是什么?”

    “啊啊,救命啊……”

    “妖怪啊……”

    “救我,救我,啊……”

    此时的城门处宛如修罗场,早在凤鸾歌双手舞动之时,她周身的红光就幻化成千万条红色的细线朝着那些官兵而去。

    而那红线被剑划过竟如抽刀断水一般,极快的再次愈合,随即划破他们的皮肤,穿入他们的身体,如一根根细小的绣花针。

    可更恐怖的是,这‘绣花针’入了体内之后,会在他们体内四处乱窜,将他们的五脏六腑也‘绞得稀烂’。

    一时间,被那红线‘刺’中的侍卫都纷纷倒在了地上,翻滚着呻吟着,没被刺中的也是四下逃窜着,躲避着。场面混乱不堪。

    她这身功夫太过诡异,连远处的月梦蓁都惊呆了,张着嘴仰着头大眼瞪得如铜铃一般看着浮在半空的凤鸾歌。

    “咦,这丫头何时竟突破了‘涅凤’第五层?”身边忽然有诡异的声音响起,月梦蓁一惊,猛的转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竟站了个老头子?

    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说的话。月梦蓁看着他,脸已经皱成了一团,全是疑惑,“什么‘涅凤’第五层?”

    那老头子正是凤洛天,他倒也自来熟得很,听她发问,竟真的就同她解释起来,“这丫头用的功夫就是‘涅凤’第五层的鸾飞凤舞。看到她身边的那些红光了没,那些其实都是由气化成,乃无形之物,刀剑不侵。靠她的内力幻化成针成线,无孔不入。若现在靠近她,怕还没近身,就被刺成刺猬了。”

    凤洛天说完沉默了两秒,看着远处浮在半空的凤鸾歌又一脸深沉的道,“没想到这丫头走火入魔,倒是让体内沉积的内力都爆发出来,突破了第五层。”

    凤洛天这一解释,月梦蓁默了,所以那什么‘涅凤’第五层的功夫简单来说就是化气为器,杀人于无形?

    原来歌儿这么厉害,这种境界她这辈子也追不上吧?所以她那在空中挥舞的手,其实是在控制这些‘线’吗?

    可是,她更为难了,“那怎么办?不能靠近她,难道任由她把这些人杀了?”

    “杀了这些人还不怕。怕只怕,她将这些人杀光之后,自己也会因为耗力过度,气尽而亡!”凤洛天眉头紧皱。

    这鸾飞凤舞,本是化无形为有形,御气为剑,乃功法极上乘。可如今这丫头入了魔,这功夫也跟着变成了如此邪门的功法。化气为针,需要耗费的内力又岂是一点半点?

    他二人在这说着,而那边的韩梁也已经被眼前场景惊吓得无法出声了,脸色惨白的看着那些在地上不停呻吟翻滚的人,气息越来越弱,最终归于平静。

    他只觉得脊梁背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哪怕是在战场上也从未害怕过的他,面对此时这一面倒的屠杀,也只想到一个字:逃!

    颤抖着双腿,悄然向城门边上移去,移出那屠杀圈。

    可凤鸾歌并不打算放过他,就在韩梁和他身边的十来名士兵成功到了城门南侧,正要往南边逃跑的时候。

    凤鸾歌双手舞动更快,周身红光大盛。

    “不好!”凤洛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已别无他法,若是再不阻止她,恐怕就只能看她跟这些人同归于尽了。到那时,白子煜那小子恐怕会扒了他的皮。

    心一横,就要直冲而上,想趁着凤鸾歌发力之时,从她背后偷袭过去。

    只要他能在被那些红光侵入身体之时制住她,只要制住了她,那些气自然就散了。

    却在此时,一声轻唤响起,如一泓清泉,洗净这长夜中的血腥之气。

    “凤儿……”

    这声音极轻,极柔,仿若怕惊吓了谁一般,带着不可抑止的颤抖。

    可整个世界却都仿佛因这一声轻唤而安静了下来。

    极静!静得好像连呼吸声都消失了一般!

    凤鸾歌浮在半空,黑发凌乱缠绕,无风自扬。血色双眸空洞无神,往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慕容宸泽呼吸一滞,他远远就看到她浮在半空之中,还有城门边传出的阵阵惨叫。他心急如焚的赶了过来,却还是晚了,她果然走火入魔了。

    心中对自己不免又更恨上一分,恨自己为何会中了别人的拖延之计,没有早些赶过来。

    “泽哥哥?”凤鸾歌低喃,无神的双眼直直看着慕容宸泽的方向,手中的动作早已停下,周身的红光却依然没有散去。

    “是,是我。”看着那带着血色的空洞双眼,轩辕宸泽好像听到自己身体内寸寸断裂的声音。

    那双眸子,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永远如水晶一般明亮,透澈得仿似能明净人心。可此时却被血色所掩。

    看着她的眼,他就有种想要毁天灭地的冲动,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可他知道,自己此时必须让她先放下戒备,冷静下来。

    一步一步朝凤鸾歌走近,缓缓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轻柔着嗓音,“凤儿,过来。”

    “你是泽哥哥,还是白子煜?”凤鸾歌喃喃的道,不可置信的偏了偏头。

    “凤儿想我是谁,我就是谁!”维持着伸手的动作,慕容宸泽停下了步子,站在离凤鸾歌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微仰着头,眼带心疼的看着她。

    凤鸾歌眨了眨眼,这句话很是熟悉,好像听到过?

    “那我呢,我又是谁?”凤鸾歌的声音依然极低,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

    轩辕宸泽目光更沉,却仍是声音极轻的道:“凤儿,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只是你!”

    她只是她。

    是的,他曾经这样说过,很早就说过。

    “可是如果哪一天,你发现我不是我,那你会不会不要我?所有人都离开我了,你是不是也会离开呢?”眸子慢慢垂下,一句话,似有无限委屈。

    现代时她无父无母,重生到凤尧,她以为自己又有家了,可是后来父皇母后也离开她了。

    现在,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若她真的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下次离开的会不会是他?

    一字字,如冰锥一样狠狠凿击着他的心。他逼着自己放松,那嘴角的弧度却始终带着难言的苦涩。

    “乖凤儿,我只怕你会离开我,又怎会不要你?不管你是谁,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相信我!”

    “真的吗?”长睫闪了闪,凤鸾歌周身的红光有一瞬的暗淡。

    “当然,我不会骗你……以后,我再也不会失信于你,若不然,你就再也不要理我了,好吗?”慕容宸泽心中一松,脚步又微微向前移动了几分。

    “好痛!”凤鸾歌忽然闭上眼,按住胸口,冷汗从额头颗颗滚落,极为痛苦的样子。

    “我知道。凤儿乖,你先过来,我可以帮你。”

    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凤鸾歌死咬着唇,慢慢睁开眼。眼中的血色已退去大半,空洞无神的眸子也渐渐泛出波光,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

    慕容宸泽忘记了呼吸,只是痴痴看着那朝他伸出手的少女。

    月上中天,有如染血。

    周围是一地的伏尸,血流汩汩,流成那十八层地狱中的血池地狱。而那少女立于其上,血月之下,妖异浓艳的宛若那地狱中盛开的彼岸花。

    可她眼眸渐亮,泛着水光直视着他,那眼中,有无限的委屈,控诉和疼痛。

    她朝他伸出手……

    “凤儿……”眼睁睁看那手垂下,少女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慕容宸泽面色遽变,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而另一边本准备逃走的韩梁,也早已因眼前突发的状况止住了脚步,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凤鸾歌周身红光暗淡。

    他双眼一亮,对身边人使了个眼色,就想冲上去。

    岂料不等他们动作,十多名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男子如凭空出现一般,拦在了他们前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