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4章 迷雾重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沈凌云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盯着欧阳玉寒。

    欧阳玉寒默默地撇了他一下,没说话,兀自端起茶杯来小酌了一口。

    沈凌云叫他不说话,蹙起眉头,张了张嘴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脑子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狐疑的看向对方:“不对,今天下午小谧谧让呆木头去北山别院查探情况,这一来一回,至少得天黑才能回来……”

    沈凌云手指扣着下巴,一边暗自嘀咕着。

    下一秒,只见他猛的抬起头,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副戒备的样子的审视着对方,厉声喝道:“你不是欧阳玉寒,快说,你是谁?”

    闻言,“欧阳玉寒”总算是抬头看向他,只不过这一次,眼神里多了一丝戏谑。

    对方越是不说话,沈凌云越是沉不住气,见他低头准备继续看书的模样,他更是心急火燎的。

    猛的一啪桌子,朝对方吼道:“你要是不说,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说完,沈凌云指尖一转,便要从袖口里抽出自己的软剑。

    这时,好巧不巧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欧阳玉寒走进门,就看见沈凌云正一副拔刀嚯嚯的模样,而坐在他对面的人也是低垂着眼眸,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欧阳玉寒一怔,目光在两人之间扫视了一下,朝沈凌云问道:“凌王殿下,你今日这又是唱的哪出?”

    “呆木头!”

    沈凌云侧过头,看见欧阳玉寒,眼前一亮,正准备上前,突然脚下一顿。

    欧阳玉寒见状,不解的问道:“凌王殿下,您怎么了?”

    “你,你该不会也是假的呆木头吧?”

    欧阳玉寒一愣,看了一眼坐在案几前的人,反应过来以后,偏头笑了一下。

    “殿下,这里是太子府邸,又是书房重地,您好好想想,这间书房,除了你我,还有谁能进得来?”

    欧阳玉寒的话倒是提醒了沈凌云。

    对啊,这里是小谧谧的地盘,那坐在案几上的人……

    “小谧谧?”

    沈凌云回过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对方。

    “皇叔。”

    被人说穿了身份,沈谧承认的也爽快。

    他将自己脸上的人皮撕下来,放在桌上。

    沈凌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东西,眼前一亮,忙走上前,拿起桌子上像人皮一样的东西,好奇的问道:“小谧谧,这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以前怎么没见过?”

    “这是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沈凌云一听,微微一怔,随即又看了看身后的欧阳玉寒。

    半晌,惊讶道:“就是传说中,神医鬼谷子发明出来的,可以假扮成别人的样子的东西?”

    沈谧点头,看着他手里的东西,目光落在欧阳玉寒的身上:“这是欧阳玉寒从北山别院带回来的东西。”

    “北山别院?”沈凌云有些意外,随即又想到刚刚那个问题,转身朝欧阳玉寒问道:“不对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骑的马。”

    沈凌云:“……”

    ……

    “也就是说你跟踪凤栖楼的人,去到了北山别院,又亲自看见了他们把那些大木箱子沉到了湖底?”

    经过欧阳玉寒描述之后,沈凌云总结道。

    欧阳玉寒点点头:“王爷所言极是,所以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之前我们在北山边院的湖水底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而殿下和蔚姑娘在凤栖楼地牢里,看见的这些大木箱子底部,都会有一层白色的粉末,现在想来,那些粉末应该就是一些被处理过的干蜡,为了防止箱子里的东西发潮所以涂在了上面。”

    “现在也就不难猜出,那箱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谧补充说道。

    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沈凌云眼中难掩兴奋:“小谧谧,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去把那些兵器火药偷过来?”

    “王爷,此事不急,我这次跟踪对方,还意外的在沈舒的房间里发现了那张人皮面具。虽然不知道沈舒拿这个都做过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之前我们费尽心思要找的神医,应该就在他的手里。”

    被欧阳玉寒这么一提醒,沈凌云才想起自己手中的这张人皮面具。

    虽然他的医术冠绝天下,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谧谧身上的寒毒一直都没有彻底解除,所以他们一直都暗中调查神医鬼谷子的下落。

    只是现在听到鬼谷子在沈舒的手上,眼神顿时就暗淡了下来。

    而这个鬼谷子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一根筋。

    与其说是一根筋,倒不如说是这人太敬业了,一旦为某一个人办了差事,在同一时间内是绝对不会为帮雇主的竞争对手做事情的。

    也就是说,小谧谧身上的毒,只能他们自己来解。

    “皇叔,孤体内的寒毒,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么些年都过来了,孤早就习惯了。”

    沈谧见沈凌云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难得放缓了语气。

    想到之前他问的问题。

    沈谧尝试着转移话题:“说到凤栖楼的这个叫沐锦嫣的头牌,还真是不简单。”

    “怎么说?”

    闻言,沈凌云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站在旁边默默不看着这一切的欧阳玉寒心领神会的抿起嘴角。

    “皇叔可还记得我们是因为什么才会把视线锁定在凤栖楼?”

    沈凌云想了想,答到:“你府里的暗卫阿才在你平日里服用的汤药里面加了东西。”

    沈谧点点头:“没错,可是根据阿才的口供,她是因为和沐锦嫣是闺中好友,为了帮沐锦嫣摆脱困境,才会兵行险招,出此下策。”

    “困境……”

    这下沈凌云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沐锦嫣不是心甘情愿得做那凤栖楼的头牌的?”

    欧阳玉寒看了他一眼,一副白眼的模样,“一般正经人家身家清白的姑娘,有谁会愿意沦落风尘,沦为男人的玩物呢。”

    沈凌云一心想着凤栖楼的事情,也没有察觉出欧阳玉寒的语气有什么不对。

    倒是心思一向细腻的沈谧注意到了。

    沈凌云手底下,正好经营了一个提供情报的青楼酒肆,虽然只是提供情报,并没有让那些姑娘做出什么她们不愿意做的事。

    但是他这个皇叔天生就是一副游戏人间的浪荡公子形象。

    平时空闲,没少往那处跑。

    沈谧知道,欧阳玉寒为人正直,欧阳家世代书香,导致他骨子里也有一种克己复礼。

    被家族常年的家规熏陶,欧阳玉寒骨子里的君子之风,显然是不乐意见到像沈凌云这样时常留连烟花之所的人。

    沈谧轻咳了一声,又继续说道:“孤就是因为有此怀疑,在联想到在凤栖楼比试上,叶祁书对沐锦嫣的种种维护,可想而知,沐锦嫣应该确实是为人所迫。”

    “至于叶祁书的心思,其实也不难猜,无非就是想要救那沐锦嫣于水火罢了。”

    “那这沐锦嫣究竟为何人所控呢?既然她和叶祁书是旧相识,凭借叶祁书的身手,要带走一个女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沈凌云说的问题,也正是沈谧所困惑的问题。

    这个问题他却没有办法解答。

    因为在比武过后,因为他和李蔚儿被旁事缠身,并不知晓叶祁书后面的下落。

    等到事后他派人再去过凤栖楼的时候,楼里面还是只有沐锦嫣一个人,而叶祁书本人却不知去向。

    本以为那沐锦嫣会跟叶祁书一起离去,却没想到,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这凤栖楼名义下是司马卓然的产业,沐锦嫣既然身为凤栖楼头牌,所受控之人,必定是司马卓然无疑。

    只是,这控制的手段到底是什么,还无从得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