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4章 睡不着我给你找点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与此同时。

    隐秘在风景上佳处的私人医院。

    姜九月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神中涌出几分冰冷的狠厉。

    苏寻看似纯良无害,实则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所有得罪了她,被她记在黑名单上的人,鲜少能够善终。

    同时,苏寻还嫉恶如仇,是非太过分明。

    这次,姜九月为了将苏言竭彻底铲除。

    视人命为草芥,更是没有将她的安全放在心里。

    哪怕她最后迫于各方压力选择了跟温璟联手。

    但在苏寻那里,她的印象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小姐,苏寻说什么?”站在姜九月身边的女生轻声试问:“她有没有答应您,我什么时候去接她。”

    姜九月将手指用力的捏在指尖:“她让我亲自去找她。”

    女生闻言,惊愕道:“她是不是太给脸不要脸了,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现在根本不适合走动,她毫发无损活蹦乱跳的,为什么不愿意来一趟。”

    姜九月几乎血色的薄唇扯了扯:“她背后还有温璟和君氏这个靠山,就算爷爷真的因为这件事跟她们开战,就姜家现在混乱的局面,根本不堪一击,她自然不惧,摆足了架子。”

    “可是她分明跟苏言竭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啊,这次虽然让她受惊了,但您能引得苏言竭动手自寻死路难道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她莫不是灭了苏言竭还不解气,一定要拿姜氏开刀。”

    姜九月靠在枕头上,轻轻闭上了眼,无奈道:“我猜不到她是怎么想的了。”

    女生看着姜九月,用力的咬了咬薄唇。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姜九月露出这么为难的表情。

    哪怕在跟苏言竭生死一战的时候,哪怕现在面临着要跟姜老爷子解释。

    她这些天也都一直是镇定的,可苏寻如今的态度却让她动摇了。

    她说她看不清苏寻,那个原本谁都没有放在眼里的女孩。

    ……

    她看不清,坐在苏寻对面的寒望舒也看不清。

    “苏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她问。

    苏寻摇摇头:“不清楚,但我想,在见姜老爷子之前,再见一面姜九月能让我更好的选择。”

    “你要见姜爷爷?”寒望舒略微诧异:“他现在恨不得杀了你们,且不说他根本不会愿意见到你们,就算见到了,万一真乱起来……”

    “不会的。”苏寻道。

    寒望舒不知道苏寻哪来的自信,但她却没有怀疑苏寻。

    看似她好像知道了所有的事,但其实太多细节她都不清楚。

    她到现在都没有想通苏言竭为什么要那么做。

    苏寻见寒望舒和叶烟澜忧心忡忡的看着她,笑眯眯道:“不用想了,事情出了就解决,把该说的话说完,该做的事做完,都会过去的,我有点累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寒望舒薄唇轻启,但最终也没有多说:“随时联系。”

    “那我也先回房间了,阿寻,你早点睡。”叶烟澜柔声道。

    苏寻送走他们,让服务生把房间打扫了一下,自己钻进卫生间洗了个澡。

    洗漱完她就躺回了被窝里。

    没有开灯,房间里只有从外面打进来的点点光晕,让这个漆黑的卧室变得昏暗。

    身上很乏,就像在炎炎夏日跑了十公里,连肌肉都是酸疼的。

    但她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只要她闭上眼,就是苏言竭挡在她身前看着她的眼神。

    温璟回来的时候,她还没有睡着。

    门关上后,温璟并没有进卧室,而是进了卫生间。

    没一会,就有轻微的水声响起。

    苏寻从床上翻坐起来,在黑暗中穿上拖鞋走到了卫生间门口:“你在洗澡吗?”

    里面的水声小了一些。

    温璟清冽的嗓音从里面传出来:“门没关。”

    苏寻的手都握到门把手上了又撤了下来:“我没想看的意思,我是说,你现在不能洗澡。”

    他身上的伤那么严重,万一进了水发炎那不是就糟了。

    虽然他实在皮实的吓人,同样是中枪,姜九月现在走路都费劲,这货跟没事人一样。

    见温璟没有应声,苏寻敲了敲门:“温璟,你听到没有!”

    随着她的话落,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

    很快,温璟便围着浴袍拉开了门。

    他头发微湿,有水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滑到肩上。

    敞着上身,上面依稀有点水渍但贴在身前的纱布却没有湿。

    苏寻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胸肌结实瓷实却不像那些健身过度的男人,分外的匀称性感,腹肌在灯光下像打了一层阴影分外的明显突出,被浴袍隐隐遮住的人鱼线让人喉咙发干。

    不得不说……温璟的身材还真是……有点爆炸。

    苏寻的目光在他身上定格了几秒,兀自咽了口唾沫。

    温璟见她呆愣愣的模样,沉哑的嗓音里卷着玩味:“好看?”

    苏寻一时间有点晃神,听到问话也没想,脱口而出:“好看。”

    说完,她才蓦地回神,红晕顿时爬上脸:“不是,我说陈医生给你包扎的……挺好看。”

    呸,还不如不解释,苏寻简直要被自己的解释蠢哭了。

    苏寻视线上挪,经过他修直的脖颈,突兀的喉结,落在了他脸上,转移话题道:“你什么情况你不知道?现在怎么能洗澡,不要命了。”

    “从背后冲了一下而已,不妨事。”温璟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

    苏寻被他过分炙热的视线逼的脸越来越红,错开视线,转身:“还是……注意点好。”

    温璟横跨一步,俯身从她身后,把她搂进了怀里:“怎么还没睡。”

    隔着苏寻单薄的睡袍,他身上滚烫的温度轻易的渡到了她身上,就连肌肉线条都清晰至极。

    他启唇时,滚烫的气息在她颈间流淌,痒的她缩了缩脖颈。

    有的时候,苏寻是真的扛不住他的撩。

    她怕碰到他的伤口,僵着身子没有动:“白天……睡多了。”

    温璟能察觉到她不断上升的温度,他用唇拨开了她的墨发,瞄准了她红到滴血的耳垂。

    温热的触觉让苏寻头皮一麻,伸手握住了她腹前他的胳膊:“温璟,你别闹。”

    “想你。”他低声道。

    苏寻觉得热,体内好像燃起了熊熊烈火,那些火焰将她包裹着,烧的她嗓子干涩。

    旋即,她的脸被他转向了他。

    他咬她的唇,她下意识的后退。

    就这么一步一步,退到了房间的床上。

    她的腿顶在床沿上,咣当坐下的时候,才有了些许清醒之意。

    见温璟不由分说的就压下来,苏寻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你想死?不怕伤口裂了么?”

    温璟眸中的暗欲涌动在极力的遏制着,但还是有了不受控制的迹象。

    他不要命,苏寻却不能容着他乱来。

    她垂着脑袋,咬了咬还在麻痹的下唇,柔声道:“你……再等几天,现在不方便,你的伤口……”

    温璟知道她心里害怕,也没有强求:“好。”

    苏寻弯着眼睛笑笑,钻进了被窝里。

    她喜欢上温璟,并能这么喜欢,最重要的就是他尊重她。

    哪怕在利用她的时候,哪怕在他意识到他喜欢她,而她还没有明确回应的时候。

    他都是尊重她的。

    而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本不该有着这样的一面。

    温璟套上浴袍后,苏寻像个猫咪一样窝进了他怀里:“前面姜九月约我了。”

    “然后。”温璟连问过程都没有问。

    “就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她觉得只要我们配合,其实翻盘的几率很大。”苏寻枕着他的胳膊,微微抬眸看着他:“嗯……她还说她是有苦衷的,想给我解释清楚,我想看看……她能说出个什么大天来。”

    温璟低头锁着苏寻在昏暗中闪亮亮的美眸,锋锐的眉峰轻佻:“真要说出个大天来,你当如何?”

    “你觉得她可以?”苏寻觉得温璟话里有话。

    “有可能。”温璟道。

    苏寻撇撇嘴:“就她配合她母亲干的那件事,她们就永远都洗白不了,都说稚子无辜,苏言竭能走到如今这一步,也不能全然怪他,兴许……他比我们想象中……”

    “你睡不着,就是在想他?”温璟的嗓音卷上了凉意。

    苏寻听出来了:“我只是在就事论事。”

    “你没有。”温璟回的干脆。

    苏寻眨着无辜的眸子,盯着他道:“你冤枉我。”

    温璟:“……”

    他并没有冤枉她,若说没有苏言竭最后这一击,苏寻也许可能就事论事。

    但现在,她见到了苏言竭藏匿了近乎这一生的光亮面。

    她的内心已经动摇了,恨是真的,怜悯也是真的。

    苏寻见温璟沉着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盯得她整个人都有点发毛了。

    “不是……你干嘛这么盯着我。”

    “精神头大的很?睡不着是么?”温璟突然问。

    苏寻讪讪一笑:“也没有,我就是……”

    “给你找点事?”温璟挑眉。

    “找点事?你要给我找什么事,有什么是我能帮你做的吗?”苏寻认真的问,反正也是真的睡不着。

    苏寻幻想过无数个可能,温璟会在她睡不着的时候给她找什么事。

    比如,温璟会让她好好看看他所有的计划,学习学习。

    再比如,会像他以前一样,让她给他讲故事助眠?

    但她怎么想都没有想到,温璟竟然会让她干那种事。

    不擅长……且耗时耗力……让她羞耻的差点分分钟厥过去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