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9章 岑以珍踪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唐星宁连带着小佣人一起恍然大悟。

    小佣人当即把头埋到胸口里,声音收到蚊子一般大小:“对……不起啊,夫人,我一时嘴快,给……给忘了。”

    唐星宁忙着打圆场:“没关系没关系,你们也去吃饭吧。”说完,扯了扯许熠亭的手,把筷子塞到他的手里,“吃饭吧,我饿了。”

    许熠亭使了个眼色,让两人离开,临走时,他们还不忘把餐厅的灯光调成橙黄色。

    唐星宁下巴杵在筷子上,抿了抿唇,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兴致缺缺。

    许熠亭夹了两块鸡肉到她的碗里,挑眉,语气中有些揶揄:“怎么,不是说饿了?”

    唐星宁硬着头皮咬了口鸡肉,挠了挠头发:“你知道我是在打圆场来着。”

    许熠亭但笑不语,往唐星宁的杯子里倒了些杨梅汁。

    倒完以后,用手摸了摸杯壁,确定温度不会太冷,才放心递给唐星宁:“喝点杨梅汁开开胃,然后乖乖吃饭。”

    唐星宁捧着杯子,咬了咬下唇,扯了点吃饭以外的话题:“你平时,对佣人都这么凶吗?刚刚那小佣人,都快忘了怎么说话了。”

    许熠亭蹙眉,倒像是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有吗?”

    唐星宁扁嘴,啜了口杨梅汁,酸酸甜甜,还有些冰,沁人心脾,确实让反胃的感觉消退了不少。

    她接上刚刚的话:“我觉得有。”

    她抬起筷子,低头咬了口鸡肉,许熠亭给她夹的是鸡腿肉的部分,加上是口水鸡的做法,微辣,也确实开胃。

    “只是让她们清楚,这个家的主人是谁,并且时刻记住,我的太太是你。这点要求都做不到,就不要在我许家工作了。”

    真的很凶吗?许熠亭并不觉得,自己不过是下了命令,要底下的人时刻记住唐星宁是他的太太,要尊敬她,服从她,甚至要惧怕她。不然,收拾包袱走人,从此不能在家政行业占有地位。

    能够到许家做事,要么是在家政服务业有口皆碑的王牌,要么是想以后在这行业干出一番天地的年轻人,谁都不敢怠慢这份工作。

    这在许熠亭眼中不过是一个小要求,尊卑必然要分清楚,否则他不在的时候,那群人骑到唐星宁头上欺负她怎么办。

    而且,这样层层传达下去的命令,在经过三声五令以后,也可以打消那些女佣人对许熠亭不切实际的想法。

    有时候那些带着目的性的眼神,他真的觉得厌烦极了。

    而关于这一点,其实唐星宁也注意到了。

    许家的佣人服,估计是最最保守的工作服。

    唐星宁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边笑着,边抬筷加了块排骨到许熠亭的碗里,看着他的眼睛里,倒映着吊灯的光,透亮清澈。

    许熠亭夹起碗里的排骨,递到她的嘴边:“许太太,快吃。”

    唐星宁嘴角继续上扬,叼走了他筷子上的排骨,顺便给他抛了个媚眼,含着排骨,有些口齿不清地对他说:“许总也快点吃,别饿着了。”

    两人你夹一下他夹一下,看着还真是甜蜜非常的新婚夫妇。

    吃到七分饱,唐星宁适时地放下了筷子,脸上拒绝的表情十分坚定:“不吃,真不吃了,保持身材。”

    而许熠亭使出他的惯用伎俩,又夹了一块大的且都是肉的红烧排骨到她的碗里:“最后一块,吃完就算。”

    唐星宁噘嘴,许熠亭皱眉。

    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闪着狡黠的光,低头咬了一口,然后叼着排骨凑到许熠亭的面前。

    她眼角弯弯,含糊道:“我喂你。”

    这么主动的索吻,许熠亭自然不会拒绝,凑上去把露在外面的半块肉吃掉,还不忘用舌尖把唐星宁的下唇勾勒一遍。

    然后,唐星宁笑着把嘴里那块小骨头吐了出来。

    许熠亭咬着嘴里的肉,有些哭笑不得。

    小姑娘笑眯眯地,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最后一块,这可是你说的。”

    正当他想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唐星宁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安静地捧着她的杨梅汁做坐好。

    许熠亭接听电话向来都快,只是放下电话的时候,那一秒的不对劲的表情还是被唐星宁抓到了。

    “怎么了?”她关切地问了一句。

    许熠亭斟酌了一下,摇头,一言不发地提起饮料壶想给唐星宁加杨梅汁。

    唐星宁原本轻松的表情有些收敛了,放下杯子,上半身往许熠亭的方向倾去:“你刚刚还说你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知道。”她眼神飘忽了一下,突然接道,“所以,是关于我的事情?”

    许熠亭没回答她的问题,放下了饮料壶,脸上的神色并不显山露水:“你不要想太多。”

    过了两秒,他又自顾自地叹了口气,觉得还是不能瞒着她。

    “找到岑以珍的踪迹了,她还在B城。”

    唐星宁愣了一下,连呼吸都漏了一拍,深呼吸以后,接着追问:“B城哪里?”

    而后,也忘了自己没有穿鞋,赤脚跳到地上,往楼梯的方向走。

    许熠亭拉住了她的手,止住了她的脚步:“地上寒凉,我抱你上去。”

    唐星宁有些恍惚,听着岑以珍这三个字,觉得陌生又熟悉。

    不过是几个小时前还谈论着的名字。

    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慌乱、惊喜、害怕、愤怒,全都掺杂在一起,乱成一锅粥,咕嘟咕嘟地冒着泡,让她反应不过来应该去照顾哪种情绪。

    她缩在许熠亭的怀里,声音很小却坚定:“我要去找她。”

    许熠亭想都没想就否定了:“不可以。”

    她有些木讷地摇头:“我要第一时间找到她,抓到她。我想马上就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许熠亭把唐星宁放到沙发上,蹲在她面前,让她对上自己的视线:“星宁,你听我说,我已经派人去追查岑以珍具体的下落了,等找到她,我会让人第一时间把她抓起来,盘问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你就不要趟这趟浑水了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