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8章 师姐(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要是一个人吃,绰绰有余,可是,这却有两个人。

    陆羽的动作未停,因为他实在太饿了,两天粒米未进。

    仅仅是几分钟,就啃完了一只熊掌。

    再看楚飞雪烤的那只野鸡,已经开始变得金黄。

    而在这期间,那灰衣少女偶尔会来一句,“就烤焦了。”

    是的,“就烤焦了”这句话一出,楚飞雪就会听话地翻转一个面,继续烤灸。

    这时第二只熊掌也烤好了,他取了下来又啃了起来,不过这次他慢了些许,毕竟有了点东西填肚子。

    楚飞雪烤的那只野鸡,也差不多熟了。

    从一而终,陆羽都没看见过,她往里添哪怕一点盐巴,香料就更别提了。

    原本他想提醒,他这里有盐,但一想到,这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操什么心,他就再懒得提醒。

    不过这一点味道都没有,吃也是吃得如同嚼蜡。

    当他吃完第二只熊掌,野鸡熟了。

    那只野鸡,烤得马马虎虎,有些地方还焦了,但凑合能吃。

    笨。

    这就是陆羽对楚飞雪的结论。

    但这个笨,不是针对楚飞雪的烧烤技术,而是灰衣少女在指指点点。

    指点来指点去,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干了,怎么烤得好。

    陆羽又拿起一只熊掌,吃食。

    灰衣少女此时也接过了楚飞雪递过去的野鸡。

    她倒是不客气,撕下了一只鸡腿,然后就将剩余的递给了楚飞雪。

    然后,她取下腰间的酒葫芦。

    一口鸡腿,两口酒,吃相斯文,又有滋有味。

    唯独......

    唯独楚飞雪拿着那只烤熟的野鸡,愣愣地站在一旁,愁着灰衣少女手中越来越少肉的鸡腿猛咽口水。

    她没有看自己手上的野鸡,哪怕一眼。

    陆羽皱起了眉。

    为什么不吃?为什么光盯着她吃?

    为什么不看看自己手上的肉?

    虽然没放盐巴,但真饿了......换做是他,骨头都得吞进肚子了!

    对于这以上种种问题,很显然,她是不敢吃。

    至于为什么不看自己手上的鸡肉......

    陆羽的脸色,阴沉了些许。

    因为他设身处地站在楚飞雪的角度去想,也想到了问题的答案。

    很简单,这一看自己手上有肉,又饿急了,却又不能吃,不敢吃,那怎么办?

    所以她唯有盯着灰衣少女手上的鸡腿,而不敢去看自己手上的肉。

    不看还好,看,那就更饿,更难受。

    陆羽啃肉的动作,也粗鲁了一些。

    当然,他的视线和注意力,还是放在这对师姐妹的身上。

    灰衣少女吃完了一只鸡腿,也灌了几口酒,接着她一伸手,楚飞雪就马上将手中的鸡肉递过去。

    于是,她又撕下一只后退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她的吃相,是真的很小女儿家家,小口小口的细嚼慢咽,就像一个公主。

    但这对于傻站在那,看着灰衣少女吃食的楚飞雪而言,那无疑是一种极深的折磨。

    “这他吗有意的吧!”

    陆羽心中不满,却只能嘀咕一声发~泄。

    终于,两只鸡腿吃完了。

    灰衣少女接过了整只鸡胸。

    这次,她吃得更仔细,更温文儒雅。

    她将那鸡胸肉,一根一根地撕下来吃,轻轻晃动着双脚,有时还吸允一下手指。

    这些小动作,使得极为不满的怒火消散了一些。

    尽管......

    这与楚飞雪傻站着,就像个傻子那般盯着她吃肉,没有半分联系。

    就这么看着灰衣少女慢吞吞地吃完了鸡胸肉。

    接着,她就把目标转移到了两只鸡翅膀。

    这时她才好像看到站在一旁的楚飞雪,于是在陆羽的注视下,她扯了一段鸡脖子递了过去。

    “给你,吃吧。”

    ......

    陆羽的动作顿了顿。

    鸡脑袋砍没了,皮也剥了,这么一段鸡脖子烤熟后,就全是骨头。

    要是说这鸡脖子有那么一两斤的,吃吧也勉强顶肚子了,可就这一根,吃还不如不吃。

    再说,这实在是太折辱人了些吧啊?

    陆羽不再吃,而是盯着楚飞雪,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以及那灰衣少女会怎么做。

    没有意外。

    楚飞雪匆匆接过,就吃了起来。

    从动作上,可看得出她其实也想学灰衣少女慢吞吞,斯文淑女的吃法。

    但是她太饿了,这荤味儿一碰到嘴,她就忍不住啃了一口鸡脖子,咬得“咔咔”作响。

    一段鸡脖子有多长,被她三两口就吞了下肚,也没来得及嚼得仔细。

    吃完了。

    她也只能再继续看着灰衣少女,慢吞吞地吃着那两只鸡翅膀。

    陆羽坐在远处,其实也不太远,就是相隔了十几米。

    从他坐的这个位置,可看见楚飞雪某种透出来的渴望以及......对灰衣少女的畏惧。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去制止。

    想饿她一顿,没事,不给吃了就是了。

    人家是师姐妹,他没资格说什么。

    可是,这算怎么回事?不给就算了,居然还假惺惺的,给一根鸡脖子。

    这怎么想,陆羽就觉得心里怎么不舒服。

    发堵,堵得发慌!

    这不是在施舍,这是在羞辱。

    他也想不明白这楚飞雪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明白她为何就那么怕那个灰衣少女。

    是的,不可否认灰衣少女的实力很强。

    是的,他对此也很忌惮。

    然而这要换做他是楚飞雪的处境......当然了,为了活下去,他同样会这么做。

    还在洪门外门的时候,他就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问题是,他在楚飞雪的眼里看到,除了对灰衣少女的畏惧,和对食物的渴望。

    他再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

    所以他和楚飞雪,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陆羽的眉角抽了抽,因为他一时之间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形容。

    而在另一边。

    灰衣少女还在慢悠悠地吃着最后一只鸡翅膀。

    再看楚飞雪,她某种的渴望更是明确。

    陆羽啃了一口熊掌,他的心里已经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正在蔓延。

    不会吧......

    他想。

    应该不会?

    不管他怎么想,灰衣少女吃食的速度依旧是不快不慢。

    直至,终于。

    她吃完了整只野鸡的鸡肉,除了那两根扔在地上的腿骨,整只鸡架子都给她端在手里,她欣赏了一下,就把鸡架子扔给了楚飞雪。

    “我吃饱了。”

    “哦......好的,我,我帮你收拾一下。”

    楚飞雪看上去有些着着急。

    急匆匆的,也没忘记拾起两根鸡腿骨。

    楚飞雪离开的方向是溪流那边,走得很匆忙,她似是待若珍宝,将那副鸡骨架紧紧捧在胸前。

    陆羽一阵心浮气躁,再忍不住,将手中的一截骨头扔了出去,骂道,“吗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