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4章 来,可爱多分你一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封熠宁站在厨房门口,望着沙发处,风浅认真给徐骆天包扎手臂,气的腮帮子鼓鼓的。

    他真是太惨了,又被挨了骂,又要眼看着风阿姨去照顾那个徐叔叔,真是得不偿失。

    小家伙低垂着脑袋,似乎受了很重的打击。

    风星予连忙打开冰箱,从冰箱的冰柜层拿了两个可爱多出来,来到封熠宁面前。

    将其中一个巧克力口味的递给他:“来,可爱多哥哥分你一个哦,吃了就不难过了。”

    封熠宁在封家在甜食上被管控的极其严格,但到底是个五岁的孩子,哪里拒绝得了这样的甜食,而且还是自己好朋友给的安慰。

    他自然接受了,接过可爱多,跟风星予一起坐在椅子上乖乖吃了起来。

    风浅这边忙着给徐骆天包扎,这边的目光注意到封熠宁这孩子被儿子给哄好了,也算松了一口气。

    这毕竟是封家的孩子,她一个外人,若是骂重了,人家杀上门来算账,她也嫌麻烦。

    “好了。”包扎完毕后,风浅把医药箱收拾好。

    徐骆天看着纱布捆成的蝴蝶结,想起了当年他在学校打篮球受伤时,宁浅给他包扎的伤口的习惯,纱布总是在最后捆成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他当时还笑着调侃她说:“这会不会有点娘。”

    她却笑着说,“这是让你告诉全世界,你是有女朋友的人。”

    那段校园时光是他人生里最快乐最美好的存在。

    已经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无法再忘掉。

    眼前这个风浅,从行为举止到生活习惯,充满跟宁浅相似的地方。

    看来,他必须着手调查这件事来解决自己的疑问了。

    “你在客厅等我一下,我回客厅换身衣服,我们就出门。”

    “好,你去吧。”

    风浅进房间后,徐骆天起身走到封熠宁身边。

    封熠宁望着徐骆天的走过来,立即停下了吃冰淇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徐骆天,浑身像是刺猬一样竖起了刺,进入了宣战状态。

    徐骆天在封熠宁的身边蹲下来,伸出手要碰封熠宁,却被封熠宁躲开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叔叔?你很讨厌叔叔吗?”

    “并不讨厌,可是你要跟我爹哋抢女人,你就是我的敌人,有我在,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抢走风阿姨的。”

    封熠宁抬起头,白乎乎的小脸写满了倔强。

    这股子倔强好像真的是从宁浅身上遗传而来的。

    “你说风阿姨是你爹哋的,那你的亲生母亲呢?万一有一天她回来了,发现你给爹哋找了一个别的女人做你的妈咪,该有多伤心啊。”徐骆天勾起唇,不急不慢的说。

    “可是我觉得风阿姨就是我妈咪。”

    封熠宁将自己的直觉说出来。

    “可是你的妈咪不长这样啊,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徐骆天继续对封熠宁展开心里攻势。

    “我说是那就是,不然为什么我会跟风星予长得一样,徐叔叔,刚才的事我可以道歉,但是我会跟斗争到底的,爹哋眼睛不方便,我一定会帮助他抢到风阿姨的。”

    小家伙非常的执拗,也早就下了决心。

    徐骆天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房间里挑衣服的风浅拿出手机给封肆夜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直接被拒接了。

    正在几十号高层的会议室内开会的封肆夜,握着手机,已经猜到是风浅的来电。

    他知道风浅找他是为何,应该是问他关于突然找上门封熠宁的事。

    为了让孩子在那多待几天,这通电话,他不会接。

    奈何风浅很执着,又打了过来。

    封肆夜的手机一直在响,嗡嗡嗡的震动声,在会议室的桌上听的格外清晰。

    “暂停一下会议。”封肆夜起身吩咐下去,然后便拿着手机暂时离开会议室。

    站在高耸入云的落地窗前,封肆夜高大的身躯半倚靠墙,接通了她的来电。

    “封肆夜,把你儿子领回去,现在立刻马上。”风浅的态度很强硬,并非是商量的语气。

    “他已经不要这个家了,我还接他回来干嘛,风小姐慈悲为怀,不妨就收留他?若是缺生活费什么的,我可以打过来。”

    封肆意唇角微扬,听到风浅那边暴怒,心情倒是不错。

    “他如果乖乖的,我会考虑收留他,可是你知道吗?他已经恶劣到害人的地步了,这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教育失责。”风浅一本正经的训斥过来。

    封肆夜的眼神立马严肃了几分:“怎么回事?”

    “他往厨房的地板上洒满了洗手液,害人碗盘全碎,手臂割伤,如果碎片刺入的是脑袋,后果将无法设想。”

    “谁受伤了,你吗?”

    “如果受伤的人是风星予呢?”

    “你怎么能让一个五岁的孩子洗碗?”封肆夜暴怒道。

    “受伤的人不是他,是徐骆天。”

    “哦,那就好。”封肆夜顿时松了口气。

    “这就是你这个做父亲教育人的方式?是不是以后封熠宁出去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只要你觉得是有利的,那就是对的?”风浅怒火更甚。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种三观不正的男人。

    封肆夜任由她骂着。

    她不知道他当初跟徐骆天的过节,自然也无法理解他此刻说出这种话的心情。

    “这件事的确是熠宁做的不对,我会好好教育他的。但孩子从小没有母亲的教育和培养,多少会做出有失妥当的行为,风小姐多理解一下。”

    “这不是借口,你连一个孩子都教育不好,还妄想从我这儿带回风星予,你做梦去吧。”

    啪……

    电话挂断了。

    封肆夜吃了一嘴的瘪。

    他是让封熠宁去刺探敌情的。

    可是现在事态好像越来越糟了。

    这个女人对他的误解越来越深,别说两个人凑在一块结婚,就连普通朋友都成了问题。

    唉,这事比处理起公务来棘手多了。

    风浅打完电话换好衣服,走出房间。

    客厅里倒是难得和谐,徐骆天耐心的给孩子们放动画片。

    “妈咪,你今天真漂亮。”风星予第一个发现风浅出来,嘴巴甜甜的夸赞了她一番。

    风浅抱起儿子,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宝贝最帅了。”

    封熠宁看着风浅抱着风星予一人,心里酸溜溜的,也走过来:“风阿姨,你能抱抱我吗?你该不会应该我刚才做错事就不原谅我了吧?”

    这话说出口,她哪里还能拒绝啊,这不伤害小家伙幼小的心灵了嘛。

章节目录